官方首页易经三圣之孔子关于我们新闻中心 学员中心易学导师传统文化讲师招生培训学院教学活动易学论文库命理人力资源策划师史上第一命理人力资源信息库
2019年7月18日将开办第十六期“九宫方位神课”弟子班 第十八期周易理法与基础班 第十四期八字弟子班 第十七期周易理法与基础班 “问道终南山”——在终南山上开办的第十三期八字弟子班 第十六期周易理法与基础班 第十二期八字弟子班 第十三期“九宫方位神课”弟子班 丁酉岁乙巳月收徒仪式 正家学派周易弟子班每年课程安排最终确定如下 “正学”课堂开始了! 2016年7·22周易理法弟子班 2016年河北黄骅“5·15”收徒仪式 2016年五一八字弟子班 2016年“五·一”期间慧德大师将再次开办“八字弟子传承班” 公历2016年3月27日下午,本会会长慧德大师举办了“周易实战放生公益讲座”。 慧德大师与全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2015年11月17日在楼观台会晤 本会会长慧德大师取得了国家景观设计师资历 本会会长慧德大师参加“暧橘献爱心”——慰问环卫工人活动 2014年晚秋慧德大师参加浙江“兴福寺”千手观音开光仪式 本会已开发“微信公众帐号”。 “世界孔子周易学会”、“世界孔子周易学院”已于2012年正式成立。 “世界孔子周易学会”网站、“世界孔子周易学院”网站现已正式建成。 “世界孔子周易学院”现对外招收学员。
电话:400-0849-088
[易学与管理]
韩非子以法治国的思想与企业管理应用研究
发布人:南焱子SZ 发布时间:2013/3/9 20:55:52

在我父亲的影响下,上中学时期就喜欢到他的书柜里翻来翻去的,因为父亲的书柜里有很多国学思想家的书籍,从那时就接触国学的哲学思想,并开始读阅读过《韩非子》的思想,被他那以法图强制国的思想时常入迷。他的以法制国的思想直接影响到我在年轻时要兴办实业,在企业经济体里必然要有强有力的经营制度,那么在企业里没严格的规章制度,这是企业是无法在市场经济一体化的年代生存的,对于我以后来深举办企业有深远的影响。韩非子(约前281年~前233年),是战国时期的韩国人,我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论家和散文家,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后世称之为“韩子”、“韩非子”。他博学多能、思维敏捷、善于著述,堪称当时的大手笔,但他不善言谈,这在游说之风盛行的时代是制约个人发展的阻力。
  在群雄争霸、弱肉强食的战国时代,韩非忧国忧民,曾多次上书韩王请求变法图强,但都不被采用。于是他发奋著书立说,写出了《孤愤》《说难》《五蠹》《内外储》《说林》等几十万字的文章。文中,他比较了各国变法的得失,提出“以法为主”,法、术、势结合的理论。韩非在研究著述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不期修古,不法常可”的历史观,并且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理论,为当时地主阶级的改革提供了理论依据。韩非的思想理论经后人编辑整理,辑成《韩非子》一书,流传至今。在《韩非子》一书中,寓言故事非常丰富,达340多个,风格幽默,语言浅近而意蕴深刻,一定程度上是当时社会众生相的展示,这也是韩非寓言的一大成就。
  后来,秦王嬴政读到韩非的文章,非常赞赏。为得到韩非,秦国发兵攻韩,韩王派韩非出使秦国。在秦国,韩非不但向秦王讲解自己的学说,还劝秦国攻打赵国保存韩国。这一观点为秦国李斯、姚贾等人陷害韩非提供了口实,使得很敬重韩非的秦王也产生了疑心,于是,将其下狱。不久,韩非被毒死狱中。
 韩非注意研究历史,认为历史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他认为如果当今之世还赞美“尧、舜、汤、武之道”“必为新圣笑矣”。因此他主张“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韩非子·五蠹》),要根据今天的实际来制定政策。他的历史观,为当时地主阶级的改革提供了理论根据。韩非子生活的时代,韩国国势日益削弱,他的这些论文在韩国不受重视,却传到当时的强国秦国,很受秦始皇的喜欢。秦始皇举兵攻韩国,韩国国王派遣韩非出使秦国求和,秦始皇留下他准备重用,当时任秦国丞相的李斯是韩非子的同学,深知韩非子的才能高过于他,出于嫉妒,于是与姚贾一道向秦始皇进谗言诬陷他。秦始皇听信谗言,将韩非子投入监狱并毒死了他。
  在韩非子的思想中,他主要继承和总结了战国时期法家的思想和实践,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理论。他主张“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韩非子·物权》),国家的大权,要集中在君主(“圣人”)一人手里,君主必须有权有势,才能治理天下,“万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者,以其威势也”(《韩非子·人主》)。为此,君主应该使用各种手段清除世袭的奴隶主贵族,“散其党”“夺其辅”(《韩非子·主道》);同时,选拔一批经过实践锻炼的封建官吏来取代他们,“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韩非子·显学》)。韩非还主张改革和实行法治,要求“废先王之教”(《韩非子·问田》),“以法为教”(《韩非子·五蠹》)。他强调制定了“法”,就要严格执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贵”“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韩非子·有度》)。他还认为只有实行严刑重罚,人民才会顺从,社会才能安定,封建统治才能巩固。韩非的这些主张,反映了新兴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和要求,为结束诸侯割据,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提供了理论依据。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采取的许多政治措施,就是韩非理论的应用和发展。

    韩非子的主要著作《韩非子》是先秦法家学说集大成者的著作。这部书现存五十五篇,约十余万言,大部分为韩非自己的作品。当时,在中国思想界以儒家、墨家为代表,崇尚“法先王”和“复古”,韩非子的法家学说坚决反对复古,主张因时制宜。韩非子攻击主张“仁爱”的儒家学说,主张法治,提出重赏、重罚、重农、重战四个政策。韩非子提倡君权神授,自秦以后,中国历代封建专制主义极权统治的建立,韩非子的学说是颇有影响的。

    韩非子的文章构思精巧,描写大胆,语言幽默,于平实中见奇妙,具有耐人寻味、警策世人的艺术效果。韩非子还善于用大量浅显的寓言故事和丰富的历史知识作为论证资料,说明抽象的道理,形象化地体现他的法家思想和他对社会人生的深刻认识。在他文章中出现的很多寓言故事,因其丰富的内涵,生动的故事,成为脍炙人口的成语典故,韩非子的思想至今已经过了两千多年时空历史,现代还为政治家治们及经济团体管理者们广泛运用。韩非子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在韩非子"法、术、势"的思想体系中,"势"为核心,是"法"和"术"的出发点和归宿,"法"构建的是"威严之势","术"构建的是"聪明之势".从这个意义上讲,韩非子政治思想是一种"势"的政治.
韩非子出身高贵,是韩国的王室公子。这让他从小就形成了一种用统治者的冷酷眼光来打量一切的习惯性思维。实际上,在先秦诸子之中,只有韩非子是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统治阶级出身。在他的思想中,我们看不到一点人民性。他的话语对象始终是“君王”。无论升沉荣辱,他都本能而坚决地站在“治人”的御用政治理论家位置上。战国七雄,韩国最弱,东邻强悍之魏,西接虎狼之秦,两个邻国都比它强大得多。韩国两面受敌,常被侵伐,加之韩国的经济条件较差,人口较少,因而国力难以强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韩国得以生存并发展,是作为王室成员的韩非子首先要思考的一个问题。韩非子受到了他的韩国前辈申不害的影响。申不害为早期法家的代表人物,在韩昭侯时为相,实行政治改革,使韩国“国内以治,诸侯不来侵伐”,前后达十五年之久。这可算是韩国历史上最光彩的一页了。申不害的主张是君主要“术治”,即不动声色地靠诡秘手段来考核和监督臣下是否称职,而臣下无从猜测国君的意图。这样,君主就可以做到“独视”、“独听”、“独断”,大权独揽,操纵一切。这种以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信任感的政治权术为核心的理论,成了韩非子政治理论和思想学说的第一块胎记和终身的底色。
  今观《韩非子》一书,他对申不害只是说“不足”,而没有说“不对”。他从申不害那里出发,却比申不害走得更远。韩非子更变本加厉了.上天可能想给韩非子打开一扇门,所以先给他关上了另一扇门。打开的这个门,是思想;关上的那扇门,是语言。我想,口吃的韩非子应该已早早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以沉静的姿态,发奋读书,缜密思考,并且“自费留学”,到楚国拜当时最大的思想家荀子为师,学习了相当长的时间。荀子是山西人,却游学于楚,“楚才晋用”的成语,在他老人家这里掉了个个儿,成了“晋材楚用”。但也正因为如此,荀子得以身兼南北两大思想流派之长,成为诸子百家的集大成者。但他老人家的根本立脚点仍是儒家,本着一副悲天悯人的仁者心怀,倡仁义,说诗书,教礼乐,论政治。“充实饱满,庄严隆重,尽人生宇宙皆摄而统治于一大理性系统中。”(牟宗三语)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政治史,实际上践行的是荀子的政治思想。但韩非子没有这个耐心,他也不是冲着继承荀子衣钵的目的来的。他在批判地学习,“六经注我”地学习。在荀子那里,他完整而系统地学习了先秦各家各派的学说,很快脱胎换骨,进入了更高层次的精神和思维境界。然后,根据自己的标准来加以扬弃,最终形成了自己以“法、术、势”为三大基石的法家学说。
  荀子是先秦诸子学说的集大成者,而他的学生韩非子在他这里“专科”了一回,是先秦法家的集大成者。他的同学很多,其中有一个出身小吏的楚国同学,两人志趣相近,非常谈得来。但这位同学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如韩非,因此,他永远地记住了韩非。这位楚国同学,名叫李斯。韩非子学成归国,继续学习、思考。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理论的最根本依据。那就是当初老师荀子讲过的老子思想。他感兴趣的,不是老子“清静自然”的淡泊,不是“慈、俭、不敢为天下先”的博爱,而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纯粹冷静,是“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政治策略。韩非子,这个天才的思想家,这个先秦诸子中唯一的从统治集团内部产生的大理论家,便给我们形成了这样一个印象:道家的骨骼、儒家的血肉,但精神灵魂却是纯而又纯的法家。韩非子身上,也存在这种残酷的叛逆。他冷冷地打量着一切,闭口不言,只是缓慢地在竹简上刻下一篇又一篇的灵魂心语。在这种无言的世界里,他一点都不口吃,反之,他的论证严密复杂,他的风格犀利恣肆,他的辩说剔抉精微,他的叙述生动幽默,他的气势铿锵动人。大史学家和大文学家司马迁在记述先秦诸子的时候,专门给了他一句格外的赞语:“善著书。”是的,他在散文写作方面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后世文章,受他影响不小,比如唐宋八大家中的王安石和苏洵。
  韩非子绝对不想把自己的文章写成热点文章,把书写成所有人都喜欢的畅销书。他心目中的读者,只有七个,那就是战国七雄的七个国王。甚至,七个都太多了,他只需要一个就足够了,那就是能够理解自己的思想,并用它来统一天下,统治天下的雄才大略之主。他当然希望这个最好的读者出现在韩国,是韩国的君主。可惜,韩国的君主总不太重视这位口吃的本家。“数以书谏韩王,韩王不能用。”但他还是一篇又一篇地写着,期望总有一天发生转机。韩非子的老同学李斯在秦国担任高官,他立刻凑上一句:“此韩非之所著书也。”于是,秦王毫不犹豫地发大军猛攻韩国。于是,韩国只好交出韩非。人类历史上,韩非是唯一一个值得君王为抢他而发动战争的思想家。韩非子到底写了些什么?居然让秦王愿意为他死,为他发动战争?
韩非子写的所有文章,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帝王之术。中国思想史上,对政治权谋、统治策略说过这么多,而且说得这么深,这么毫无隐讳,这么切于实用的,韩非之外,别无他人。韩非子首先建议君主必须具备两种思想:一、这个世界上,信任是一种幼稚可笑的玩意,对谁都不要信任,哪怕是父母妻儿;二、永远像防贼一样防着所有的人。然后,他提出了他的政治终极之道:专制。专制又可以分为两个方面:集权和独裁。韩非子对这两方面的阐述可谓竭尽无遗。摭拾其中两句,即足以表明:集权——“故有口不以私言,有目不以私视,而上尽制之”;独裁——“权势不可以借人”。
  独裁者如何遏制臣下的权力,不使其越轨?韩非子认为必须是以权治权——当然不是三权分立,而是以大权治小权,以君权治臣权。请记住,在韩非子那里,根本不存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是为权力服务的,而权力只能属于独裁的君主。所以,首先要在理论上明确“君臣不同道”,“君操其名,臣效其形”,然后在实践中将君权简释为二柄:刑(罚)德(赏)。有了这二柄(两个抓手),君就是君,没有了这二柄,君就成了臣,臣有了这二柄,也就成了君。因此,必须“谨执其柄而固握之”,“夫赏罚之为道,利器也。君固握之,不可以示人。”一定要将生杀予夺之大权始终独揽,让所有的人都害怕。
  但仅仅抓权还不够。没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决不是稳固的,这一点,韩非子也看到了。他说:“利于民者,必出于君。”我认为,这一理论,穿透了中国数千年政治体制的隐秘之门。韩非子强调,君主必须运用信息掌控中的政治神秘主义,封锁、隐蔽、掌控,就是不能搞信息公开:“夫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术者,藏之于胸中,……潜御群臣者也”,“其术远,则众人莫见其端末”,“言通事泄则术不行”。政治在韩非这里,完全成了权术。中国的政治,本来是一件很神圣、很伟大、舍己利人的高尚事业。从韩非子开始,它在理论上完成了令人喟然长叹的嬗变!政治,从此与阴谋权术、尔虞我诈、冷酷无情产生了揪扯不断的联系。——这样的理论,太对大独裁者秦王的胃口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发动战争,把韩非子“请”到了秦国。

   韩非子的书,秦王怎么能看到?这本来应该是韩国的国家机密啊,岂可外泄?这是一个让我长久思考的问题。后来我明白了,那是因为他的老同学李斯一直惦记着他。据《史记·李斯列传》记载,李斯曾经在秦国长期抓管特务和间谍工作:“阴遣谋士赍持金玉以游说诸侯。诸侯名士可下以财者,厚遗结之;不肯者,利剑刺之。”我相信,他一定专门派人去韩国搜集老同学韩非的书。搜集到之后,他不失时机地献给秦王。于是韩非被迫入秦,落入了敌国之手。秦王虽未对韩非子委以重任,但非常欣赏他。这又引起了李斯的忧虑。李斯知道,这位口吃同学的才干远在自己之上,如果韩非子受到重用,他李斯就不好混了。于是,李斯和姚贾充分运用韩非子的“不信任理论”向秦王进言:“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过法诛之。”秦王一听有道理,立刻下令把韩非关进了监狱。李斯赶紧派人给韩非子送去了毒药,让他自杀。韩非想对秦王表白,但已经没有机会。等到秦王后悔,派人来监狱赦免韩非子的时候,韩非子战国时期的思想巨星,已经在监狱里陨落了。但他的思想至今还为现代政治家治们及经济团体管理者们广泛运用。

转自http://user.qzone.qq.com/345669823/blog/1309010740

--返回--
电话:0431—8596 6968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世界孔子周易学院 吉ICP备09008463号-2